关注我们.

UK

法拉奇无视威斯敏斯特的惯例,就像他在欧洲所做的那样

共享:

发布时间

on

在英国,权力的更迭来得如此迅速而残酷。周五凌晨,里希·苏纳克 (Rishi Sunak) 被彻底击败。周五午餐时间,基尔·斯塔默爵士 (Sir Keir Starmer) 入驻唐宁街 10 号。但在下议院的议事厅里,礼仪应该持续一两周,直到国王正式宣布英国议会开幕,其他国家的电视观众有时会感到恐惧,但经常会感到好笑,这种喧闹的政治局面才能恢复。

这正合新任首相凯尔·斯塔默爵士的心意。在简短而陈词滥调的演讲之后,他希望其他人也能效仿他——他的专机正等着将他送往华盛顿参加北约峰会。这当然也符合里希·苏纳克的心意,他现在正“谦卑地”担任反对党领袖——他确实用了这个词——直到保守党找到人来替换他。

至少他放下了自尊,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上任首相戈登·布朗让副手代他出任首相。但这种尊重并没有持续太久。奈杰尔·法拉奇可能是一位政治老手,但作为改革党的领导人,他也是第一位发表首次演讲的新议员,而改革党实际上是他的多数股东。

这位在离开欧洲议会几年后告诉欧洲理事会主席赫尔曼·范龙佩 (Hermann Van Rompuy) 他的“魅力就像一块湿抹布,外表就像一个低级银行职员”的人,在威斯敏斯特的首次亮相中也表现出了同样的风格。他忍不住发表了一篇开头还算礼貌的演讲,称前下议院议长约翰·伯考 (John Bercow) 是一个“小人物……他竭尽全力推翻该国历史上最大的民主结果,这严重玷污了议会的声誉。

他指的是英国脱欧公投结果以微弱优势胜出,议长伯考试图通过坚持最终由议会而不是政府决定应该发生什么的原则来履行职责。当时的首相鲍里斯·约翰逊非法暂停议会,以避免这一宪法难题,伯考随后辞职。

坐在法拉奇旁边的是另一位前欧洲议会议员吉姆·阿利斯特。在欧洲议会中,人们普遍认为他是个很好的人,至少在他提到自己的主要政治信仰之前是这样,即北爱尔兰统一党有绝对权利按照自己的方式行事,而不管爱尔兰民族主义者、英国其他地区或欧洲其他地区的政客的意愿如何。

广告

他的“传统统一主义价值观”不再只是一种心态,而是一个真正的政党。他击败了小伊恩·佩斯利,夺得了之前由他的父亲伊恩·佩斯利牧师担任的席位。伊恩·佩斯利牧师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确实坚持了这些传统统一主义价值观,但他的政治生涯却以与前爱尔兰共和军指挥官马丁·麦吉尼斯合作统治北爱尔兰而告终。

里希·苏纳克 (Rishi Sunak) 有礼貌地出席了会议,但他得到的回报是听到吉姆·阿利斯特 (Jim Allister) 对普遍认为是其首相任期内唯一重大成就的《温莎框架》进行抨击。根据该框架,布鲁塞尔、伦敦、都柏林和贝尔法斯特的领导人为北爱尔兰达成了一项他们都能接受的脱欧后贸易协议。

但吉姆·阿利斯特却不是这样。他来威斯敏斯特不只是为了遵守礼节。“北爱尔兰在这个联合王国中的地位必须恢复”,他怒吼道。(他实际上没有已故牧师佩斯利的雷鸣般的语调)。“我们必须结束我们王国被外国边界分割的局面,我们必须结束北爱尔兰 300 个法律领域不由本院、也不由斯托蒙特控制,而由外国议会控制的局面”,外国议会指的是他在布鲁塞尔和斯特拉斯堡的故乡。

奈杰尔·法拉奇还声称,英国议会每周收视率最高的活动“首相问答”是“全球性的票房政治”,他没有意识到外国观众经常将这场闹剧视为政治喜剧。他只是成为这个马戏团的新角色而已。

分享此文章:

EU Reporter 发表来自各种外部来源的文章,表达了广泛的观点。 这些文章中的立场不一定是欧盟记者的立场。

热销